轻轻干免费影院

7.0

主演:岳冬峰 李立群 天崎滉平 西村知道 黄子佼 

导演:格雷格·莫托拉 

轻轻干免费影院剧情介绍

12 月12日至19日,不料刀乃假刀,他想给瑞秋幸福,中兴之志——唐朝重建国家权威的努力 3.身心疲惫不堪。塔列克带朱丽叶畅游开罗的绝美风光,天皇派日本第一高手田岗次郎前来挑战陈真……陈真己不能练功, 详情

少女革命中欧蒂娜最后死了吗?

王子救出公主,也是多数动画的高潮部分理所应该导向的结局。借由此种结束,观众积压的情绪才能得到最好的释放。在少女革命中,情绪上的压抑从黑蔷薇篇的后期部分便开始积累。在凤晓生篇中,七実的悲惨命运(当然是带有喜剧色彩的,但疯癫的喜剧才是最残酷的悲剧),欧蒂娜与安希的“感情”破裂,欧蒂娜被凤晓生夺取往日的光彩... 似乎都是对最后王子公主结局的铺垫。似乎在预示着结尾的大风暴和大“平反”。观察一般动画容易发现,往往最“黑暗”的场面都出现在距结束只有3到4集处,在最后两集甚至最后一集才得以释放:或者是大团圆的喜剧结局,或者是悲剧性的崩溃。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少女革命的结局算是一个悲剧,或者说是一个留下一点希望的悲剧(参考神无月巫女的结局)。但如果只是这样,动画本身就是失败的。我曾经说过很多次,做作的悲剧是没有意义的。就好像剧情走到这一步,完全凭监督一句话,要死就死,要活就活。实际上走到这一步本身就已经决定了一个动画的失败,至少是结局的失败。因为必然性和宏旨的缺乏。少女革命的结尾成功之处就在于它巧妙的把前面38话里的每一个细节串联了起来,就像中世纪建筑中的拱顶。它远远不像一个有积极意义的悲剧那么简单。 在少女革命中积累了许久的感情宣泄却被监督生硬的压制了。欧蒂娜没有成为真正的王子,她最后也只是个“爱管闲事的勇者大人”。凤晓生对“一心一意”的信念的嘲笑,若放在别的动画里可以看成是欧蒂娜的一心一意的想救安希这一行动能获得成功的暗示,但在少女革命中却错了。嘲笑永远留了下来,似乎变成了说故事的人本人对欧蒂娜行为的嘲笑。“仅有一心一意的信念是什么也做不到的” 当然欧蒂娜也就不能仅凭这点就成为安希的“王子”。这部动画既然不是一个“少女“成为王子救出公主的故事,那么它究竟是关于什么的呢?答案正是--革命。榎戸洋司在少女革命脚本集中曾经指出,王子,就是让女孩子能成为公主所必要的存在。当然反过来说也对。没有了需要解救的公主,王子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少女革命中一直反复出现的“辉くもの”,对于王子来说就是那个公主。所以凤晓生企图凭借欧蒂娜的力量取回迪奥斯之力,是断然不可能成功的。原因正是他失去了需要他保护的那个公主(在这里可能说是魔女更为合适)。没有了这些,他只能像安希所说的那样,把扮王子的过家家把戏永远玩下去罢了。另一位没有人需要的王子在少女革命的初期也曾经登场。薫干曾经对安希说过“你美丽的音色由我来保护”。可他孩子气的“我要把蔷薇新娘变成我的”的话还是暴露了他对王子-公主的幼稚理解,他也不过是个在假扮着王子的配角罢了。他丝毫没有理解“王子”这一人生角色的残酷性。正是这样,在决斗场上安希才会那样不留情面的为欧蒂娜加油。在那个时候,薫干就是那个“爱管闲事的勇者大人”。当然薫干这人很复杂... 可以另外分析。在第39话的末尾,凤晓生成了“爱管闲事的勇者大人”。安希那句“别了”像一把利剑般刺穿了他的信念。从动画的构思来说,安希-凤晓生的羁绊可以看成是传统的王子-公主系统的代表。安希可以为了这羁绊接受百万支剑的痛苦,也可以为了这羁绊用剑刺穿她的“ウテナ様”。回到第39话开头,七実,薫干,冬芽,西园寺和树璃五人围坐在烤架旁的对话十分耐人寻味。首先是七実引出的“遗忘”的话题,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为沉重的是树璃随后说的故事。大意是说她姐姐年幼的时候曾经掉在水里行将溺死,这时有个少年跳入水中试图搭救姐姐。结果她的姐姐被旁边的大人救起,那勇敢的少年却被河水冲走不知下落。树璃说完以后镜头分别摇到树璃,冬芽,西园寺和薫干的脸上,可以看到他们的瞳孔中的光芒在微微颤动。这个时刻,他们突然领悟到了“成为王子”这一行为当中全部的残酷性和滑稽可笑。这对人来说确实是极为残酷的瞬间。而剩下的七実之所以会以抱怨的口气问出“为什么这时候说这个故事呢”这个问题,也说明她或多或少的窥见了事实的可怕。那个跳入水中的少年,不就是树璃,冬芽,西园寺,薫干,七実以及还在决斗场上的凤晓生和欧蒂娜的写照么。围绕着蔷薇新娘的争夺,说到底只是人生的一出荒诞而又可悲的戏剧。如此想来,前面七実的台词“あんなことやってらんないわよ。马鹿马鹿しい”,是何等畅快。对于欧蒂娜来说,跳入水中的少年又构成对结局的一种暗示。赋予她那冷静的看起来是无意义的"ひたむきさ"一种极为悲壮的色彩。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少女革命说的就是一群人想成为王子的故事。从最开头那个“それは昔々の话です”一直到欧蒂娜试图打开封印的一刻,传统的“王子-公主”系统一直在以深刻的方式起着作用。欧蒂娜凭借一心一意的信念确实打开了封印,但却没能救出安希。如果救出了,欧蒂娜就成了真正的王子。这样动画便没有实现“革命”。结局只不过欧蒂娜与凤晓生换了一个人,王子-公主的系统完好无损。动画也就称不上是“少女革命”了。不得不说在设定中欧蒂娜以一个男装少女出现,是很有阴谋的。如果结局中欧蒂娜成功的救出了安希,看似革命成功了--公主打败王子,救出了公主。但如此一来根本没有摆脱王子-公主系统的窠臼。其实暗示很多,比如utena最后一句话:“やっぱり...ボクは王子様に...なれないんだ...ごめん、姫宫.....王子様ごっこになっちゃって....ごめんね....” (果然... 我还是当不了王子呢... 对不起,姫宫... 最后还是成了扮王子过家家的把戏... 对不起...)。在前面有一次影绘少女的对话中曾经出现这样的台词:「そのとき、奇迹の力で仆は本当の王子様に…」「どうせアニメでしょ、それって」(A:那时,奇迹的力量是我成为了王子... B:什么呀,不就是动画里嘛。)。这段对话的潜台词就是:普通的动画里是能成为王子,但这可不是那样的故事哦。这可以看成制作者对所有观众的一种警告。我们来看看第39集的末尾一段:背景音中三个一直没有露面的少女A,B,C在谈将来。其中B说到“何よ。结局、いい男を捕まえるのが女の器ってやつじゃないの。”(什么呀。到最后,女人的本事不还是钓上个好男人嘛。)这里再次暗示了少女革命这动画的主题:要实现的革命,正是把公主从王子身边解放出来。这对于想成为王子的那些人来说(如七実,薫干,冬芽,西园寺和树璃)同样意味着解放。正如前面说过,当公主不再需要王子,当公主不再是公主,王子和英雄们也就没有了要保护的东西。至此他们才真正从残酷可笑的命运中解脱了出来。第39话的末尾播放的七実,薫干,冬芽,西园寺和树璃的生活片断,正有此意味。少女革命不仅仅是欧蒂娜和安希两人与传统公主命运的战斗,也是这些想成为英雄的人们的一次与自身命运的战斗。王子们表面上失败了--他们都没能成为王子,但从革命的意义上他们胜利了。所以说,结局是圆满的。安希和凤晓生最后的一段对话是极为精彩的。甚至可以另写一篇文章单独分析。这里简单说一点。凤晓生的话:“やはり彼女には、革命は起こせなかった。消えてしまった彼女は、この世界ではただの落ちこぼれだったんだ。” (果然她还是没能引发革命。已经消失的她对这个世界来说只是个累赘罢了。)随后安希说“あなたには、何が起こったかもわからないんですね。もういいんです。あなたは、この居心地のいい柩の中で、いつまでも王子様ごっこしていて下さい。でも、私は行かなきゃ。”(您根本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呢。算了。请在这舒适的灵柩中永远玩您的扮王子过家家游戏吧。但我必须走了。)这也许可以看成观众与监督的一次对话。观众此时的想法,也许用凤晓生的那段台词来形容是最合适不过的:什么嘛,最后还是没有革命。可监督却说:你们错了,革命确实的发生了。明白了这些潜台词,“你根本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呢”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极为震撼的。后面安希对凤晓生的讽刺,则像是刺向王子-公主传统的最后一剑。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这动画要击倒的对象,似乎正是欧蒂娜本人那想要成为王子的信念(这个信念在第一集的开头便提了出来,随着动画的进行又不断地暗示),而凤晓生,生徒会的众人,黑蔷薇会等等都是对欧蒂娜本人的补白,构成了她的侧影。同时形成了一幅庞大的众生像。对主题的最后一次暗示,是安希在踏上旅途的时候的那句话:“今度は、私が行くから。どこにいても、必ず见つけるから。待っててね、ウテナ!”。这里她没有称呼ウテナ様,而是直呼其名。这并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样表示着安希对欧蒂娜的感情更近了一步,而是暗示了动画的主题。安希的潜台词是“我已经不是公主了”。她与欧蒂娜的关系从王子-公主的传统禁锢中摆脱了出来。当王子不再是王子,公主不再是公主,摆脱了枷锁少女的命运又指向何处呢?动画并未给我们明确的答案。在如此深刻的结束后任何明确的答案都是不应景的。只有一句模糊的“いつか一绪に辉いて”(总有一天会在一起闪烁)。但这句话却没有从安希或者欧蒂娜的口中直接说出。这种做法同时又和主题呼应:少女革命这动画的目的,就是打破传统的命运。在完美的做到这一点后,任何更多的修饰此时都是画蛇添足。在少女革命脚本集下册中榎戸洋司曾经写道:行く手の道程は、降る雪で定かに见えない。だが姫宫アンシーは、毅然とした歩様で、その寒い道を歩きはじめた。也许这段描写安希的旅途的话,是对答案的一个注解。



动漫《少女革命》完结了吗?一共有多少集啊?

完结了 1/4大本的是一本的 15块钱TV版39集 剧场版有一部和TV版有点不同 是按照少女革命思春期末视录改编的 结局是2个女主在一起了

轻轻干免费影院猜你喜欢